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马革裹尸 >

中集来福士总裁:产业bet36:链不成熟制约海工装备发展
时间:2019-05-31 17:23

中集来福士总裁:产业链不成熟制约海工装备发展 时间:2012-7-19 9:08:12

  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集来福士”)承建的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COSLPROSPECTOR(中海油服“兴旺”号)在烟台正式开工。

     近年来我国陆续交付船东7座深水半潜钻井平台,自2010年10月以来,中集来福士在18个月内就已连续交付其中的6座,此次平台的开工进一步提升了我国海工企业走专业化、批量化、模块化、国际化的制造能力。

     开工仪式之后 ,本报记者就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及海洋工程相关问题采访了中集来福士总裁于亚。

     向批量化产业化阶段迈出重要一步

     中集来福士提供的资料显示,COSLPROSPECTOR全长104.5米、型宽70.5米、型高37.55米,作业水深70-1500米,最大垂直钻井深度为7600米,设计寿命20年。

     于亚介绍说,在海洋工程领域,每一海洋采油区域都有自己独特的自然特征,在该区域的平台都必须满足船级社及管辖国针对这一区域的特定作业规范。挪威北海油气田是全球海况最为恶劣的海上油气田之一。该区域气旋活动频繁,低温且常有风暴发生,海浪有时会超过二十米。在这里作业的平台,不仅要满足各主要船级社制定的最为严格的规范,而且还要满足全球最严格的挪威资格认证(AoC,Acknowledgement of Compliance)。

     中集来福士已向客户交付了在此海域作业的三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此次开工的COSLPROSPECTOR由中海油服、挪威Grenland Group和中集来福士联合设计研发,满足挪威石油当局(PSA)和挪威石油工业技术法规(NORSOK)的要求,入级挪威船级社,计划2014年第3季度交付。于亚表示,COSLPROSPECTOR与已交付的COSL系列三座平台相比,技术性能有了较大提升、规范要求更严格,适用性更强。

     据介绍,该平台的合同周期33个月,其中,建造周期为26个月。这么短的周期,在海洋工程界,对任何企业都是挑战。中集来福士创造性地提出平行批量化建造海工项目的工艺理念,并通过一系列硬件设施和建造工艺,使这种创新的建造理念成为现实。通过世界最大的20000吨桥式起重机“泰山”号,实现了半潜平台上下船体同步建造、一次合拢,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利用-18米深水舾装码头可实现推进器船厂内安装,流程清晰,安全高效,安装一台推进器仅需一天时间,并与平台舾装、调试工作同步进行,为一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两周内完成试航调试打下基础。

     正是依托创新的建造工艺,不仅大大缩短了周期,而且使大型海洋结构物批量化建造成为现实。 于亚认为,通过设计与建造能力的相互带动和提升,通过硬件基础设施及项目管理的有效结合,目前中集来福士已经在以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为代表的大型海工结构物总装建造领域,具备了

    满足规范及船东需求前提下提升国产化

     今年3月,工信部发布的《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了未来10年我国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发展目标:产业规模、自主创新能力和综合竞争力大幅提升,形成较为完备的产业体系,产业集群形成规模,国际竞争力显著提高,推动我国成为世界主要的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大国和强国。

     于亚告诉记者,我国交付了7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中集来福士交付了6座,另外一座由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交付。这也打破了韩国和新加坡对该领域的垄断。

     “不能单纯地认为钻井深度的深浅决定建造难度,而是要综合评价,如挪威北海的恶劣气候对在该海域作业平台提出了很高的性能要求,可能钻井深度不是最深,但对平台的综合性能要求却是最高的。”于亚表示。

     于亚说:“国际上对深水钻井平台先进性的理解,既抓住钻井深度、定位精度等一两项关键性能,又同时关注整体性能。主流石油公司更倾向于成熟和适用的平台,而不是一味地追求高性能的指标。”

     目前,我国已拥有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等海工装备,但我国在建造这些海工装备时,仍有很多配套产品必须依赖进口,配套设备的国产化率较低。

     对此,于亚表示,船东希望使用稳定可靠和全球服务的设备。应在满足规范,满足船东需要的前提下,做好国产化的筹划。在提高国产化比例过程中,船厂和船东之间的互相信任很重要。“在COSL系列平台中,国产化比例逐步增加,要感谢船东中海油服的支持。没有船东的支持,我们就很难把国产的装备放到平台上去。船东在首次使用国产化装备的时候,实际上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就海工平台而言,目前还没有很有效的风险补偿。”他说。

     不过,于亚同时认为,365体育在线投注app,我们也要转变观念,海洋工程是一个全球产业,海洋钻井平台也是高度的国际化集成,这是产业的基本特征。全球采购、国际合作的格局,短期不会发生根本变化。

     “以前,对海洋工程高端制造业想的更多的是进口替代,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把国产的和国外的结合起来,这种结合是可持续的,是最大限度聚集资源和能力的。”他说。

     培育产业链做好技术人才储备

     于亚认为,我国海洋工程和国际的差距还体现在产业链的完善程度上。产业链既包括设计、监理、研发、设备,又包括金融、保险、法律等方面。在他看来,产业链的发育程度对海洋工程产业影响巨大。“如果没有产业链的培育和成熟,支撑海洋工程这样一个系统工程稳定在高水平上是不现实的。”

     “我们在培育自己的产业链,在烟台一共有400家企业在为中集来福士服务。”于亚透露。

     于亚告诉记者,目前的油价在80美元-110美元之间,这是促使海洋工程发展的一个有利价格区间。相比前些年,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有了建造海工装备的能力,甚至一些企业已经有了建造业绩。中国企业有机会迎接新一轮海工订单的落地。

     于亚坦承,在以往的海工建造中,中集来福士交了“学费”。“高端海工装备与普通船舶不同的是,使用了非常多的规范和近似于苛刻的要求。海工装备的难度远远超过普通船舶的难度,因此,有意进军海工产业的企业必须做好技术的储备、人员的储备、管理的准备。”

     “从设计方面来说,国内企业大多都是在消化国外的基本设计和概念设计,即便是这样,在消化吸收和转化的过程中,也有很多我们未知的区域。在技术的研发和细化,在技术图纸的出图等方面还需付出很大努力。”于亚对记者表示。

     在建造高端海工项目时,前期资金投入大、周期长,在项目中投融资运作情况需要格外重视。目前,船市低迷,海洋工程虽然好于船市,但也面临资金链紧张、融资困难、资金压力较大等问题。

     不过,令于亚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国内金融包括基金、投资机构等对海洋工程的认识理解程度大大提高了,融资方法更加灵活,融资组合也更多了。“这与三年前遇到的情况完全不同。可以明显感到,国内金融环境对产业的支持能力提升了。”

     建造一流的海工项目同样离不开一流的专业化技术施工团队。于亚告诉记者,我们的技术团队中不少人都是“80后”,海洋工程是技术密集人才密集型产业。虽然这些年轻人加入公司时间短,但从入门的第一天就做高端项目,在国际团队和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带领下,365体育滚球直播投注网,从而实现了快速成长。

     “快速成长的行业必然有机会出现快速成长的团队。这很像航天领域,神舟、北斗、嫦娥等几个计划带动了一大批航天技术人员的成长,我们也是靠一个一个的平台项目带动培养海工人才。”于亚说。

(来源:互联网)